四丝瓜视频污

几个人的聚会,氛围很好,大家第二天都没有工作,或者说,就算原本第二天有通告的人,也因为一起嗨了个通宵,从平安夜嗨到了圣诞节当天,变得没有通告了。

连续两年的平安夜,宋禹白过的都很充实。

前一年也是在签售会上跟粉丝们一起度过的,第二年则是跟自己认识的人,一起嗨了个通宵。

…………

临近年末,宋禹白也仅仅是因为圣诞节空闲了一天,之后的通告都是排的满满当当的。

有杂志需要拍摄,有代言活动,宋禹白还抽空跟云轻晴一起把云轻晴之前写的歌给一起录制了。

歌词是有些偏情歌类型的歌曲,但是采用的是偏摇滚的编曲,听起来的感觉很棒。

宋禹白跟云轻晴商量了一下,准备把这首歌在新的一年挑个时间当成单曲给发行了。

连续忙碌了好几天的行程,宋禹白现在瘫在自己在湘城的房子当中。

因为跨年演唱会的缘故,所以宋禹白来到了湘城。

不仅仅是宋禹白一个人,江恒还有张晓等人也来了,可以说是隔了蛮长时间的见面。

最近一段时间虽然没有见面,但是大家每天都有在群里聊天打屁,所以感情倒是一点没淡。

红色旗袍摄影-青春依旧

包括现在住着的房子,房子很大,足足快有三百平,分了上下两层,是苏向云给安排的房子。

因为知道宋禹白之后因为《歌手》这个节目的原因蛮长一段时间都需要待在湘城,所以特地给宋禹白安排了一个房子。

距离录影棚很近,花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走到。

因为苏向云提前安排了房子的缘故,所以江恒等人这几天也一起住了进来。

“可以啊,没想到有朝一日,我们云初乐队居然能够混成压轴嘉宾!”坐在沙发上,江恒端着杯水,表情有些激动。

宋禹白看着江恒,生怕他直接就把水从水杯里给颠出来了。

一边仔细地盯着,一边对着江恒摇了摇头,“不,严格来讲,压轴嘉宾是我,云初乐队只是倒数第三个出场的嘉宾而已。”

其实对于今年可以在跨年演唱会混到压轴嘉宾这个咖位,宋禹白还是感觉蛮意外的。

本来以为还得几年的,但是回望一眼自己今年取得的成绩,好像又感觉没什么毛病了。

上半年的时候,云初乐队就开始在网络上慢慢爆火了,之后又是连续十场的演唱会,再加上今年首张金钻唱片。

只打了一次歌的情况下还拿了整整七个一位,专辑一发布就直接血洗排行榜单前二十。

这还仅仅只是云初乐队所取得的成就,宋禹白在年末回归,在竞争力巨大的情况下发行正规二辑,以最快的速度达成金钻唱片认证。

而且短短时间,后起直上,销量一举超过云初乐队之前发行的专辑,成为本年度销量最高的专辑。

而且仅仅打歌两周,现在已经连续获得五个一位了。

而且上一周宋禹白在签售会上的表演视频上传了之后,热度又重新炸了一次,连冠到新的一年应该是没有什么压力。

这么一想,自己这一年的履历还是蛮丰富的,当个压轴嘉宾好像也没啥问题。

江恒对着宋禹白摇了摇头,“无所谓啦,反正你也是云初乐队的主唱,四舍五入一下,就是云初乐队压轴了。”

然后江恒仍旧一脸兴奋的表情,拍了拍张晓,“这可是我们第一年登上跨年演唱会啊,直接就压轴了,这真的是让我一点进步空间都没有啊。”

张晓看着江恒的表情从一脸的兴奋慢慢地转变成兴致不是很高的样子,最后甚至还叹了口气。

张晓嘴角抽了抽,最终还是决定沉默不语。

本来张晓也想跟着感叹一下来着,确实云初乐队成立这么多年了,还真的是才第一年踏上这种规格的跨年舞台。

但是张晓刚想附和的时候,就听到江恒来了贱贱的一句。

宋禹白也是默默叹了口气,倒不是因为江恒的话,宋禹白已经习惯了江恒的尿性了。

最近一段时间,虽然云初乐队没有活动,但是江恒在微博上活跃的很,基本上已经快要变成一个段子手了,各种骚话。

宋禹白叹气的原因是因为江恒把水杯里的水给打出来了,最终还是没能够拦住,而且还泼了一直没有说话的韩芮一头都是。

“你听我解释一下……”江恒语气颤抖。

“解释什么?”满头都是水的韩芮脸彻底黑了下来。

“我不是……张晓,帮帮我。”江恒辩解到一半,但是韩芮已经站了起来,连忙向张晓递了一个求助的眼光。

张晓则是耸了耸肩膀,表示自己爱莫能助。

…………

宋禹白等人将行李收拾好之后,就前往现场进行彩排了。

宋禹白跟云初乐队的任务还是比较重的,云初乐队作为明天跨年演唱会零点以后的开年嘉宾,一共要表演两首歌曲。

而宋禹白个人则是作为压轴嘉宾,其实差不多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宋禹白带着自己的乐队,把跨年演唱会零点以后的舞台都给垄断了。

云初乐队的彩排时间安排的比较早,距离跨年演唱会开始还有两天的时间,舞台就已经搭建的差不多。

很多艺人也都已经到了湘城当地进行彩排,跨年演唱会是现场直播,而且艺人众多,比拼的还是电视台之间的排面。

所以对于场艺人的表演都比较严格,也是从很早就开始准备了。

特别是对于现场的灯光,还有呈现出来的舞台都做了很大的要求。

毕竟一个晚上那么多个跨年演唱会,观众必然会面临着看哪个台的选择。

所以在舞台上越花里胡哨,请的艺人越多,就越有可能赢得收视率。

因为对舞台要求很高,那种彩排的氛围也影响到了宋禹白等人。

所以在彩排的时候,宋禹白也是难得地没有划水,而是把彩排当做现场来唱。

一共四首歌,加上商量舞台的灯光效果,还有舞台表演的效果,总共耗费了三个多小时才定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