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富二代app

四个小时前,就在独立团二连在小南庄静静等待一团前来汇合的时候,在位于东北部群山中的龙渠河上游,韩为民也带着一团进入了八分区与九分区的接壤地带。

很快,在趟过浅浅的河水后没多久,随着部队迎着初升的太阳向南进入一道相对狭窄的河谷地,九分区新一团的人马也正式踏入了沁县地界。

一路顺顺利利的进入了九分区的游击区,让韩为民原本提起的心也终于放松了下来。

开春后由于日军开始在晋南地区增兵,整个根据地的气氛再次变得紧张起来。

按照计划,只要再走上半天的时间,一团就能赶到预定的接应地点与九分区的部队汇合。

“老韩……老韩!”

由远及近的喊声中,一阵马蹄声随风而来。

回头看去,韩为民看到一直在队尾负责后勤物资押送的团政委黄建成骑马追了上来,正在朝自己招手。

见状,韩为民带着警卫员脱离队伍走到了道路一边。

片刻之后,伴随着刺耳的马嘶声,年纪还不到三十岁的黄建成拉紧缰绳翻身下马,笑眯眯的牵着马来到了韩为民身前。

“老韩……后勤处的同志已经将干粮准备好了,你看咱们要不要找个地方让战士们休息一下,吃个热乎饭。”

为了顺利穿过日军的封锁线,韩为民从前天开始就严禁部队生火做饭,甚至连沿途购买粮食都不允许。这两天,战士们基本上只能啃一些随身携带的杂粮饼子果腹。

清纯美女树林芭蕾写真演绎唯美林中仙

而如今部队进入了相对安全的沁县地界,黄政委在听取了战士们的意见后,便骑马过来想要问问韩为民的意见。

九分区新一团在去年撤入晋中地区后,由于原部队损失严重,因此经过修正后上级特别从其他老部队抽调了不少干部战士,分几批加强到了一团。

而韩为民面前的这位团政委,就这些人中官职最大的一个。

闻言看了看四周相对陌生的地形,韩为民沉思了一会,轻轻摇了摇头。

“建成同志,我看还是等碰到接应咱们的同志再生火做饭吧。你让战士们再坚持一下,等到了分区驻地安稳下来后,我让炊事班的给大家加一餐荤菜好好补一顿。”

见状,黄政委微微有些失望的点了点头。回了一个军礼,他转身骑马朝队伍后面跑去。

看着黄政委逐渐远去的身影,韩为民的目光在绵长的队伍上停留了片刻,脸上满是期待。

这一次,他从晋中根据地离开时为了兵贵神速,特意只带了主力战斗部队南下。

在剔除一些后期慢慢在分批南下的伤员和非战斗人员后,一团南下的部队被韩为民编成了两个营外加一个机炮连和一个辎重连,总计九百五十余人。

其中,一营和二营全都是由两个加强连组成,而机炮连更是集中了全团的火力精华,配备了足足六门迫击炮和三挺重机枪。

也就是说,新一团虽说人数还不满千人,但单论作战能力来说在九分区必然是绝对的主力。

……

半个小时后,就在新一团进入沁县地界的蛤蟆沟后没多久,一直带人在前方探路的副团长程子茂忽然带着几个战士赶了回来。

……

看到自己的团副折返了回来,韩为民赶紧叫停了队伍,一脸凝重的等待着对方接近。

不多时,程子茂便带着一个陌生的面孔来到了韩为民身前。

“老韩……这位是九分区派来接应咱们的同志,是我刚刚在前面的赵家寨碰到的。”

随着程子茂的介绍,一名身穿褪色灰布军装的汉子紧了紧自己腰间的枪匣子,主动走上前朝韩为民进了一个军礼。

“韩团长,我是九分区独立团三连二排排长刘恒,奉我们赵团长的命令在此接应你们进入根据地。”

“哦?……你是赵老弟的人?”

闻言微微一愣,韩为民下意识的看了看四周。

“刘排长,我记得分区派来接应的人应该是在佛爷山一代等我们啊。”

“呵呵……是这样的韩团长,我们团昨天早上经过桥上镇的时候,发现那里有鬼子大举增兵的迹象。未免防止发生意外,我们团长特别派我们前出几十里来这里找您,希望您在前面的红山口南下,改道进入分区驻地。

至于我们团主力,现在都被团长留在桥上镇一代监视日军的动向。”

面对韩为民提出的一问,名叫刘恒的排长一一作出了解答。

而听完对方的解释,韩为民在吃惊之余,也赶紧让手下人找来了地图。

打开看了看桥上镇和红山口的位置,他沉思了一会,终于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不过转头一想,韩为民确是面露为难之色。

“刘排长,如果我们改走红山口南下的话确实要安全不少。只是我记得那里只有一条位于山间的崎岖小路,怕是难以让我们携带的几辆骡马车通过啊。”

为了携带重武器,一团南下的时候特意随军携带了七辆大车。现如今如果改走山路的话,大车能不能通过就是一个大问题。

“这个您就放心吧,等韩团长你们到了红山口,我们全连都会帮你们抬辎重的。如果人还是不够的话,我们还能发动附近的山民帮咱们抬,这个请您绝对放心就是。”

对于韩为民的担忧,刘排长的回答可谓是滴水不漏。

“是啊老韩……我看咱们还是走红山口吧。累点就累点,总比在鬼子的眼皮子底下行军强。咱们队伍新兵蛋子多,打遭遇战怕是要吃亏啊。”

对于改道走这件事,团副程子茂显然是非常的赞成。在他看来,部队连续行军数日本就疲劳不堪,再加上战士们大多不熟悉附近的地形且携带了大量的辎重,确实不适合此刻与日军主力发生遭遇战。

眼见自己的副手也有了改道的心思,韩为民看了看身边不远处正席地而坐休息的战士,无奈的点了点头。

“好吧,就听赵团长的安排吧。

老程,你带一营先跟着独立团的同志前进,我去后面和黄政委商量一下卸下辎重的事情。”

“好……那我就到前面的红山口等你们了。”

……

两个小时后。

经过有一段长距离的行军后,程子茂终于带着疲惫的一营来到了郝庄南面的红山口附近。

“来……一团的兄弟们辛苦,我们这有新做好的干粮,大家一人拿几个先垫一垫。”

在山口一代,迎接他们的除了有十几名来自“独立团”的战士外,还有准备好的不少干粮。

看到沿途均有人接应,程子茂心中的担忧也放下了大半。

在红山口外休息了一刻钟后,吃人家嘴短的程子茂在刘恒的“热情建议”下,除了留下一个排的人等待后续的大部队外,直接带着一营主力提前进入了山口纳凉,借此躲避正午火热的日头。

……

半小时后,随着韩为民带着后续主力部队也来到了红山口附近,他们也遇到了在此等候的一营一个排。

得知程子茂已经提前带人进入山口修整,韩为民脸色不免有些诧异。这一路醒来,一营还是头一回完全脱离了他的视线。

“老韩,我看咱们也赶紧进山谷吧,这里无遮无拦的,实在是太热了。”

望着天上火热的太阳,黄政委擦了擦脖子上的汗水,声音沙哑的站在韩为民身边说道。

由于山谷附近的树木基本都被附近的山民砍伐殆尽,因此偌大的河谷地完全暴露在了正午的太阳下。

闻言眯眼看了看四周环境,韩为民的眼神落在了视线之内的一个小村落上。

“那里应该是郝庄吧?”

“嗯……没错,我刚刚在地图上看到过。”

得到确认,韩为民望着不远处的村子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建成同志,留下两辆大车装粮食和帐篷,其他的大车全部腾出来装上水桶和麻袋,由你带辎重连的同志去村子里拉些水回来。

还有,进村后找老乡问问,如果有多余的粮食就顺道买一些。现在正是青黄不接的时节,咱们要尽量给分区减轻负担。”

……未完待续,感谢书友们的支持。(未完待续)

xiazaitxt